吊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光伏双反暗藏阴谋家4大中企聚首谈应对-【新闻】项城

发布时间:2021-04-20 12:16:47 阅读: 来源:吊秤厂家

美国光伏双反暗藏阴谋家 4大中企聚首谈应对

223456789225674567892256745678922567892256789223456789

机电在线买家服务部您好,机电通买家服务部小二正在服务恭候中!光伏四巨头施正荣、苗连生、高纪凡和瞿晓铧再一次坐在同一个主席台上。和半年前在北京历史性的第一次聚首相同,这次还是为了应对美国双反。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同行是冤家。能让这四个大佬一而再就一件事聚首表态,许多人都感觉到:事态严重极了。但可能也没那么严重。

去年,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英利除了董事长苗连生本人出席活动之外,从在会场外引路到会场内负责签到的,全都是身着英利工作服的员工。如此的兴师动众,被外界理解为英利“很重视”。但这次,苗连生却说,“我个人认为今年全球安装量在32吉瓦左右,美国充其量也就4吉瓦,占不了多大比重。”

对行业内所担心的欧洲可能效仿美国提出双反调查一事,苗则认为,“鉴于欧洲当前的经济形势,为这么点儿事,把中国这么大的一个贸易伙伴得罪了,不是什么好事情。”

末了,他不忘补充,“这只代表本将军的观点,不代表台上其他三位将军观点。”

其他三位将军是怎么想的呢?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之前,尚德就已经对外表示,已经开始准备全球化的市场运转策略,从中国大陆外的国家和地区采购太阳能电池片,以规避反倾销税。

天合的想法也类似。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说,“现有的目标是台湾地区,加拿大和马来西亚。”

阿特斯也有自己的应对方式,除了外购电池片,阿特斯致力于转作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去年电站建设营收占总营收比重为22%,今年计划增加到25%,明年是42%。”

即使以上方案都不好使,可能也不用怕。“我们通过规模优势、技术领先优势和制定灵活机动的销售策略,不断降低光伏发电成本。像我们一个企业,你那卖两块,我这卖五毛,看你买谁的?”苗连生说。

当然,这是将军们才敢说的话。对于中国更多的光伏企业来说,可能蔓延至欧洲的“双反”战火让他们丝毫不敢大意。

实际上,上海四巨头的新闻发布会刚一结束,在北京的一个小型讨论立刻开始。“我们要提前行动,主动出击。”福能集团董事长刘佳勇说。

他所说的“主动出击”,是将在于6月在德国和7月在北美的展会上向当地民众发放是否支持双反的问卷,“如果多数人不支持,我们希望欧美政府倾听民众的声音;如果多数人支持,我们只有认了。”

美国市场壁垒重重

据了解,因为美国国内光伏组件成本较高,市场大量安装了来自国外的光伏组件,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组件。

2222年2-4季度,中国对美国市场的组件出口量分别为:322兆瓦、352兆瓦、525 兆瓦和778兆瓦,全年累计达到2933兆瓦。而去年在已安装的2.4吉瓦组件中,有约2.66吉瓦来自中国厂家,占到安装总量的约69.2%。

实际上,2222年美国市场光伏装机容量增加明显,其在2222年的装机总量只有887兆瓦,这也让美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光伏市场之一。虽然美国市场已启动且潜力较大,但美国在初步裁定反补贴税率后,将向前追溯92天开始征税,对中国光伏产品出口美国必然产生影响,尤其是出口份额较大的企业。

全球光伏网的统计数据显示,从品牌来看,尚德电力在美市场份额最大,为28.3%;其次为天合光能,占23.6%;此外,英利绿色能源也占有7.3%的份额。

“如美国采取高税率政策,中国光伏产品通往美国的道路就基本堵死了。”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而在美国建设工厂等措施也难以规避,毕竟美国的人工、电力、土地等成本远高于大陆,在美国建厂生产出来的产品,难有竞争力。”

实际上,尽管目前来看美国市场上所需组件以中国厂商供应为主,但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美国光伏市场本身具有较强的排外性。

从全球市场来看,除了实行FIT补贴的许多国家之外,还有以美国为代表的补贴制市场和少数平价上网市场。 “我们在美国市场中努力了三四年,还是觉得美国对于外国投资者没有保障。”天华阳光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苏维利说,“而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美国市场的发展。”

他介绍,在美国做光伏电站项目因为没有固定电价,每个项目都需要跟电力公司谈购电协议,合同期限通常为22年,在合同有效期间电力公司从光伏项目开发商处购电,并且有时会附带一些辅助性服务。

在补贴发放上,美国采用退税补贴制,“假如说你申请到2度电2.3毛钱的补贴,政府不是直接给你钱,而是要你用原来的应缴税款来冲抵,多数中国企业在美国是不交税的,那你怎么玩?只有在当地找‘税务投资者伙伴’。”

也就是说,当地的“税务投资者伙伴”将应缴税款支付给电站项目开发商,但前提是中国的项目开发商不能做控股股东,同时需要“税务投资者伙伴”全程参与。

“最麻烦的是,要保证最终的收益还需要去市场上出售绿电指标,给需缴纳环保费的发电企业,但是因为市场价格是变动的,没有人愿意跟你签长期的购买协议,都是每年一签,非常耗精力。”苏维利说。

冶炼

排水工程

非农

轻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