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助日提升境外战力

发布时间:2020-07-13 14:04:05 阅读: 来源:吊秤厂家

近年来,日本通过各种途径,努力提高自卫队境外作战能力。图为去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自卫队年度阅兵式。路透社

9月10日,英国路透社援引3名匿名日本官员的话称:日本正同美国进行秘密协商会议,其核心议题是美国帮助日本在其境内配置进攻性武器,使日本有能力将军事力量投射到境外。

事实上,早在去年日本宣布要和美国于2014年底前修改完成《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时,就曾放出风声:在修改内容中,将解决一些日本主动打击的能力,可能配属的装备包括“战斧”式巡航导弹、潜射巡航导弹等多种极具攻击性的武器。

虽然消息称,日美此番密谈的目标是针对朝鲜。但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日前的表态,考虑到日本近期在历史问题上的一系列错误言行以及加紧推进修宪扩军等行动,国际社会有理由对日方的有关举动及意图保持关注和警惕。

“防”“攻”转换仅一念之间

所谓进攻性武器,指的是为使自己处于更有利状态而去消灭敌人所使用的武器,如战略轰炸机、核武器和运载工具等。

尽管日本一些官员解释称,基于对朝鲜发射导弹的威胁,以在必要的时候先发制人地打击朝鲜的导弹基地和发射装置,所以发展进攻性武器。但在一些观察家看来,这不过是一种借口和托词,长期以来,日本一直渐进地追求军事打击能力的提升,而美国也在传统安全领域和新兴安全领域等不同层面一直对日本加油助力。

从表面上来看,在日美军事同盟体系下,日本的军事力量是防卫性质的,主要担负支援美军行动的任务,如为美军提供护航、反潜、扫雷等行动,但在实际建设中,日本自卫队成立60年来,已经把自己打造成一支完全能够遂行现代作战任务的军事力量,在作战能力的构成要素上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军队没有什么区别。而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在提升日本军事能力中扮演着积极角色,最主要的是对日本进行直接的军事装备供给、情报支援,以及提供训练和咨询等。

今年4月,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日本访问,高调对允许日本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表示欢迎,在政治上为安倍站台,在军事层面则宣布美国将在2017年前对日本增加部署两艘装备“宙斯盾”反导系统的驱逐舰,以应对来自朝鲜的威胁。尽管美国支援日本的“宙斯盾”反导系统驱逐舰表面上看是防御力量装备,但它的进攻能力也不能小觑。这款驱逐舰不仅装备了追踪导弹的高科技系统,通过发射“标准3”型导弹拦截短程和中程导弹,最为重要的是它可以装备和发射“战斧”式巡航导弹,对远距离目标进行先发制人打击,这件装备的“防”与“攻”的运用只是转念之事。

这仅仅是美国提升日本主动打击能力的一个小小缩影。与赤裸裸地增强军事装备进攻能力相比,在新兴安全领域,美国也一直对日本进行有力支援。美国对提升日本太空战和网络战能力给予了较大关注,在这些方面,日本的进攻性色彩更为浓重。

今年5月,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自卫队成立了专门负责网络战的专业部队,而早在几年前,就有媒体曝料日本和美国合作,斥巨资研制专门的网络武器,旨在搜集情报的同时能够对目标发起进攻,使敌方指挥系统陷入瘫痪。在美国强有力的支持下,日本被纳入美军年度“网络风暴”演习,并列席欧美“国际监视与警戒网络”系列演习。一位日本高级防卫官员对美国提供网络攻击能力的支持直言不讳,表示由于识别网络攻击的来源需要非常复杂的计算机技术,与美国的合作是必要的。

日境外战力已取得重大飞跃

日本的右翼政客一直强调,再强大的军事力量如果不能投放到海外执行作战任务则永远是被动的、防卫型的。与军事实力的进攻能力不断提高相辅相成,日本小碎步般突破和平宪法,抓住一切机会着力把军事力量向境外推动,以使军事进攻能力具有更实在具体的意义,而美国则以貌似模糊的态度行支持纵容之实。

早在海湾战争爆发之时,日本便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强烈表示要加入以美英为首的多国部队,敲开进行海外军事行动的大门,在实战中提高自卫队境外作战能力,美国当局未置可否,但由于这种构想严重违背了日本宪法而在日本国内遭到了严重反对作罢。紧接着,日本政府又推出并通过了《联合国和平合作法草案》,给日本自卫队走出国门找到了“维和”的好借口。1992年,日本向柬埔寨派出1200多名自卫队军人参加维和行动,这是战后日本第一次以变通的方式突破宪法,将军人派出境外,而美国则并未进行干预和反对。

“9·11”事件后,日本在美国需要支持的特殊时期抓住契机,迅速出台了《反恐怖特别措施法》,借机为战时向境外派遣军队提供法理依据。这项法规的出台,规定了日本自卫队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军事行动,而不再局限于《周边事态法》中规定的仅在“远东有事”时为美军提供支援。

日本于2003年实现了向伊拉克派出600名自卫队军人的计划,真正意义上参与了美国的伊拉克战争。日本一些右翼政客对此欢呼雀跃,认为这不仅是一种日本“军事再崛起”的政治符号,更重要的是这是战后日本第一次又把军队推送到境外“进行锤炼摔打”,“提高了眼界和作战能力”。

值得警惕的是,日本于2010年专门通过了《反海盗特别法》,在这个法案的掩护下,日本于2011年在吉布提开始建设一个占地约12公顷的小型军事基地。尽管这个军事基地的规模不大,但这是战后日本在海外第一个军事基地,它标志着日本自卫队将具有海外补给和中转能力,不论是从政治层面,还是从单纯的军事层面,其意义都非同小可。

总的来看,目前日本的实际境外作战能力已经有了一个重大飞跃,这主要依赖“三驾马车”——在法理上,日本已经通过制定种种新法,逐渐在和平宪法上暗渡陈仓;在武器装备上,日本依托导弹部件、导航、雷达、电子设备方面的技术优势,特别是美国的直接支援,已经在进攻性武器上有了一定基础和规模;在联盟机制上,依托美国撑腰,把日本绑在美国全球军事战略的马车上可以四处出击。

美日军事关系本质是相互利用

美国对日本军事进攻能力和境外作战能力的支持与帮助,可以说是在美日同盟体系下各取所需的结果。从美国方面来看,奥巴马近年来推动的亚太再平衡中,日本是其在亚太可以依托的最为重要的战略支点。美国对日本军事实力的强化,外界普遍认为其本意主要针对的是中国、俄罗斯和朝鲜,借助日本与中国和俄罗斯的领土主权争议,与朝鲜的历史恩怨,美国通过提升日本军事实力的方式增加对这些国家的战略压力,保持战略主动。

这在美日正在修改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中可以看出端倪,这部法律修改的部分主要包括:其一是为防止西南诸岛发生不测,进行日美联合训练以及共同使用基地,所谓西南诸岛主要指中日钓鱼岛争端问题,近年来美国已经和日本进行了诸多联合夺岛演习,指向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外界认为美国倒并不一定在战时真正与日本并肩作战,但平时给中国施压添堵确是实情。其二是对朝鲜进行更为主动的导弹防御,这主要体现在美国加强日本的弹道导弹防御力量。其三是应对日本周围警戒监视等亚太地区形势的变化,这表现在美国加强优化了与日本的情报合作机制,并加大对日本的情报侦察支援力度,包括建立新的情报侦察点和雷达站等。

对日本来说,尽管骨子里并不甘心寄美国篱下,但日本正在巧妙地把对美国的依附转化为对美国的利用。在美日同盟体系之下,日本一方面获得了美国的军事技术和装备等实实在在的军事利益,另一方面则借助美国的霸权地位,不断拓展自己的政治和军事路子,向所谓“正常国家”迈进。

美日的这种各取所需的军事互动,和通过制造、强化所谓威胁来凝聚同盟关系的方式,带来的是地区和平的严重不确定性。这将打破地区局势的相对平衡状态,势必引发相关国家的安全反弹,恐怕最终美日也不会是真正的受益者。

而事实上,美日的各取所需在本质上也是一种相互利用,美国对日本的军事支持不会改变其两面性:尽管积极助推日本扩张军事实力,但也绝不会抛弃战后初期“不使日本再度成为美国威胁”的对日抑制思想。而具有野心传统的日本在获得政治和军事实际利益的同时,骨子里则深埋着蚕食和打破“美主日从”同盟关系的念头。(记者吕正韬 陈赟)

启东制作职业装

女装大衣

柳州工作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