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美一直忌惮中国半渡而击【法莎莉】

发布时间:2019-07-31 20:50:14 阅读: 来源:吊秤厂家

欧美一直忌惮中国半渡而击

美军官:扩大叙利亚ISIS空袭 需地面部队支持

【华盛顿消息】据《今日美国》11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已在美国当地时间10日晚,宣布将扩大对叙利亚的空袭行动。一名美国高级空军指挥官表示,奥巴马如果想让在叙利亚的空袭更顺利高效,还是需要地面部队的配合。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指挥官表示,美国当然可以只向战场派遣无人机,扫描战场,并找出潜在的打击目标。但是,如果此时,无人机的操作员能和在战场的地面部队联系,地面部队可以立即前去确认打击目标。

报道称,奥巴马已经表示不会向伊拉克或叙利亚派遣一般的地面部队,但会派出12支美军部队以建议和协助伊拉克军队。

该指挥官还称,叙利亚防空网对美国空军不会形成威胁,因为叙利亚的防空武器都部署在首都大马士革附近以及和以色列的边境上。他还表示,相信“伊斯兰国”极端组织还不会操作过于复杂的地对空导弹系统。

报道指出,这名未参与制定此次空袭计划的指挥官强调称,美国需要派遣地面部队以查明打击目标,以避免平民伤亡,还可以避免被当地武装组织利用,去替他们进行报复打击。

此外,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军事分析家麦克·沃汉伦表示,在伊拉克的空袭显得比在叙利亚要轻松。因为伊拉克有当地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和库尔德武装人员,他们可以借助美军的空袭,发动地面进攻。而在叙利亚,美军只能花时间训练武装人员,并适应与他们协作。

沃汉伦指出,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美国才能使用在伊拉克的方法,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

【时事解说】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沃汉伦指出,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美国才能使用在伊拉克的方法,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

一句“可能到2015年或2016年,美国才能使用在伊拉克的方法,与叙利亚协同作战,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可谓勾勒出了西方资本眼中伊拉克之乱后续发展的大体进程。人们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地时间10日晚发表电视讲话,不仅全面阐述了美国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注:所谓ISIS或ISIL、IS)的战略,还一口气抛出了三个决定,即:第一、美国将通过发动空袭和支持合作伙伴地面作战部队的方式来削弱并最终摧毁伊斯兰国;第二、美国决定加大对伊拉克空袭力度;第三、同时,美国决定将毫不犹豫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武装采取行动。

然而,这一口气憋出来的三个决定本质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名美国高级空军指挥官嘴巴中吐出的内容,即奥巴马如果想让在叙利亚的空袭更顺利高效,还是需要地面部队的配合。显然,更重要的是谁来配合?

在之前的解说中,针对美国(注:其实是西方资本主导的西方利益)与ISIL之间似乱非乱的这一对混账关系曾经给出这样一组观点,即:

这里从一开始就认为并反复强调:在这场谁都知道是谁豢养、但谁都不认领的伊斯兰极端组织武装上演的伊拉克之乱中,这个谁都知道被谁豢养、但谁都不认领的伊斯兰极端组织武装其真正的作用就是三个:

第一个作用是通过一切手段搞乱伊拉克,向伊拉克政府施压,最终达到改组伊拉克政府、去其亲伊朗本色、直到加入那道金融防火墙、站进严厉制裁伊朗阵营的目的。

第二个作用是全面妖魔化伊斯兰教,试图将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定点清除、西方资本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时附带的一张暗牌(也就是暗藏在亨廷顿那本《文明的冲突》中的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等其它宗教、非西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冲突之魔)作为死魂灵施放出来,从而一方面作为粘合欧美利益的粘合剂;另一方面是作为动员欧美利益合力水淹南方、最终彻底解决所谓南方问题的动员令。

第三个作用是作为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提供一个旨在精确操控库尔德建国进程,从而进可进一步操控中东各国、退也可彻底破坏中东走向中东全面破局.......这一根基的“操控支点”!

也就是破坏国际社会借未来可通过区域合作解决库尔德人问题这一话题去推进尊王攘夷的策略,以实现中东全面破局这一根基的操控支点。

随着所谓时间陷阱从乌克兰之乱经ISIL这一支点而再次折回伊拉克之乱,作为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主导下的西方整体利益欲迅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伊拉克之乱,在其关键时刻,巴以冲突再起。但人们也的确如期地(如人们所期望地)看到了哈马斯强硬派的强硬反击。

然而,期间面对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始终在尽一切手段调集其战略资源,促使日本、越南、菲律宾等在中国南海、东海方向对中国整体战略施加的一系列干扰,尽管中国根本无视之,从而一边继续两种战略准备、一边适时且果断地向中东高调派出中东特使(以展现中国全球战略的原则立场),但由于身陷并受制于乌克兰之乱的俄罗斯其中东政策持续不作为(代表性的事件是俄罗斯中东特使始终连毛都未见一根),随着时间的拖延,以美军空袭ISIL并持续向伊拉克增派军事人员(注: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摆脱美国国家利益的制约,开始军事介入伊拉克。这是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第一步,还是美国国家利益被进一步恶性透支的第一步)及伊拉克马利基政府倒台(亲伊朗)为标志,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

不过,这里再次强调,基于欧美资本利益对欧美国家利益的主导性,或基于西方资本利益对西方整体利益的主导性,对上述结论的再展开就是:

与其说是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还不如说是欧洲国家利益(注:但由欧美资本利益进一步合流并主导)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包括欧洲资本利益的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来得精确。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一条堪称早已不是新闻的新闻所触发的相关新闻其实就是另一个标志——一个至少标志着三层意义的重大标志。在具体展开之前,先来阅读这则新闻片段。

苏格兰独立公投成榜样,欧洲各国独立的火苗在蔓延

【加泰罗尼亚消息】据媒体9月12日报道,苏格兰独立公投像一个不小心被点燃的火把,让英国后院一下起了火。不仅如此,这把火已经延烧到欧洲多个国家的后院:从德国的巴伐利亚,意大利的撒丁岛,法国的科西嘉岛,到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分裂的幽灵游荡欧洲”。瑞士《巴塞尔日报》11日指出,苏格兰独立公投已成为欧洲其他国家一些地区的榜样。有报道显示,正当英国首相卡梅伦为苏格兰公投寝食难安以至“心碎”之时,欧洲各国的分裂势力搞起了串联,他们不但对苏格兰独立公投纷纷点赞、声援,并且互相走访,“探讨独立计划以及共享经验”。这意味着一旦苏格兰真的通过公投实现独立,卡梅伦不仅将成为“英国的戈尔巴乔夫”,而且有机会成为“欧洲的戈尔巴乔夫”。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9月11日是西班牙东北部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民族日”,300年前在被罗马帝国占领前,这里曾是独立的国家。当天,很多民众身披加泰罗尼亚的黄底红条旗聚集在巴塞罗那主要交通要道,宣泄对独立的渴求。西班牙《侃报》11日报道称,苏格兰定于18日进行的独立公投无疑是给加泰罗尼亚民众注射了一支强心剂。加泰罗尼亚将于今年11月9日举行独立公投,虽然不被西班牙政府和该国法律所承认,但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马斯10日宣称,公投宗旨是“一切由人民决定”,“先民意,后法律”。

据《今日美国》报11日消息,加泰罗尼亚公共外交委员会近日进行的调查显示,大约55%加泰罗尼亚人支持脱离西班牙,独立后国家“定都巴塞罗那”。

随着苏格兰独立公投临近,意大利第二大岛、拥有160万人口的撒丁岛也渐受人们关注。据《米兰财经报》网站11日消息,“撒丁岛人”党书记塞达表示,自从苏格兰确信将进行独立公投以来,“撒丁岛的独立时间也在日益接近”。他认为,苏格兰公投不仅鼓舞了士气,还为撒丁岛独立提供了模板。

请大家注意上面这一段文字,原文是:西班牙《侃报》11日报道称,苏格兰定于18日进行的独立公投无疑是给加泰罗尼亚民众注射了一支强心剂。加泰罗尼亚将于今年11月9日举行独立公投,虽然不被西班牙政府和该国法律所承认,但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马斯10日宣称,公投宗旨是“一切由人民决定”,“先民意,后法律”。

显然,对比上述文字片段,所谓那条早已不是新闻的新闻系指苏格兰定于18日进行的独立公投;而其所触发的新闻则是:从德国的巴伐利亚,意大利的撒丁岛,法国的科西嘉岛,到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苏格兰将公投独立”所触发的分裂幽灵提前游荡于欧洲各国上空。前面已经说了,这是另一个标志,一个至少具有三层意义的重大标志,具体展开就是:

第一个层面、它进一步证明: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

第二个层面、在第一个层面的基础上,它也进一步证明欧洲国家利益(注:但由欧美资本利益进一步合流并主导)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包括欧洲资本利益的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

第三个层面、在第二个层面的基础上,最重要的是它更是进一步证明:当真正为西方资本所主导的伊拉克之乱之后续发展在欧洲国家利益的密切配合下,由于俄罗斯中东政策至今被乌克兰之乱死死地套着而始终在中东方向无所作为。因此,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基本原理(注:相关内容请参阅之前解说,核心是西方资本对欧美平台进行双向挤压。在此不再重复),在美国国家利益这一制约因子慢慢被西方资本挤压得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这一最新发展之后,为了让美国国家利益尽早地从准备允许迅速切换至正式允许(注:这需要得到欧洲国家利益也同意向美军有效重返中东提供有效的政治、特别是军事支援,从而以此作为美国国家利益尽快正式允许的前提条件),更为了在组织层面令北约(欧美)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有效军事介入中东。那么,站在西方资本的角度去处理问题,则循所谓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基本原理,在俄罗斯中东政策终因乌克兰之乱至今未让美国军事力量感觉重返中东会遭遇什么巨大危险,从而公开誓言“将毫不犹豫越境军事打击进入叙利亚境内的ISIL”的有利情况下。为了高效推进内嵌两个进程之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与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也就到了顺势并反手挤压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以迫使欧美利益(注:更多是欧美国家利益)进一步合流,继而可合欧美两个平台之力(注:在政治特别是军事上,也就是合整个北约,外加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之力;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合均已经进入无限量化宽松的欧美日(元)之力)去快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的时候了。

显然,如果人们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就不难看出,在欧洲国家利益(注:但由欧美资本利益进一步合流并主导)主导策划的伊拉克之乱终于走向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包括欧洲资本利益的西方资本所期望的方向之后,也就是说:在成功地用乌克兰之乱死死套住俄罗斯中东政策之后,在美国国家利益终于被西方资本在欧洲国家利益的配合下,挤压得准备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之后,作为促使美国国家利益尽快正式允许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有效手段之一,欧洲国家利益也必须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介入、甚至近距离威慑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阿曼、伊朗等提供或直接或间接的、但必须足够的军事、特别是政治支持(注:请大家注意这个顺序)。也就是说,在美国平台(美国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因有效重返中东而即将被恶性透支、从而即将被有效消解的同时,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原理,欧洲平台(欧洲国家利益)对西方资本高效运作的制约因子也会同时被一定程度地有效消解。

同样,循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原理,人们也不难看出,这种双边挤压、同时消解累积到一定程度,将极大地强化已公开游离于欧美之间、但在乌克兰之乱后、开始偏向于欧洲平台(注:并非正式选定)的西方资本在欧美平台之间的运行效率。然而,这远不是问题的全部。

如果人们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且同时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站在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角度,公投将苏格兰从英国分裂出去至少有两个作用:

第一个作用就是顺势、反手挤压欧洲国家利益的作用。显然,这一作用原理就是苏格兰将公投独立(18日、下周四)所触发的分裂幽灵提前游荡于欧洲各国上空。

第二个作用是在第一个作用的挤压之下,苏格兰公投独立的后续发展必然有两个环节:

其一、由于欧盟成员国英国相对独立于欧盟之外(注:它既不使用已有17个欧盟国家使用的统一货币欧元,也不加入已有25个欧洲国家参加的申根签证协定。更重要的是,其外交、安全政策与美国更近。在经济上拒绝签署旨在加强欧盟财政纪律的财政契约、致使该契约只能是欧盟成员国政府之间的一个协定,而不能转变成欧盟成员国都遵守的法律。归根结底,英国始终扮演着欧盟一体化进程深入发展的阻碍者的角色)。因此,不论是在欧美平台之间还是在欧洲平台之内,通过苏格兰公投独立及后续发展迅速、彻底地解决英国问题,对已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却在乌克兰之乱后明显开始偏向欧洲平台的西方资本而言,一旦借第一个作用成功迫使欧洲国家利益向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提供切实配合,从而迅速获取所谓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之后,则在加快欧盟一体化进程的问题上,这个工具不仅高效、且还是一场极易控制局面的茶杯中的风暴。

其二、一旦相对独立于欧盟的英国最终被分解,目前驻在苏格兰的英国核力量很可能在英国财力不逮的无奈下(注:苏格兰独立的动力之一,就是不想承担英国的财务负担,想依靠北海油田等优质资产单独过小日子)、在西方资本的协调中被迫转手给急需整合并提升军事力量的欧盟。甚至英国还不得不放弃英镑、正式使用欧元,继面让上述财政契约成为欧盟的法律,为欧盟政治、经济、军事的进一步整合扫清最大的障碍。

值得强调的是,由于英国核打击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是从属于美国军事力量(注:在技术上,没有西方资本手中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的许可,英国核导弹是发射不出去的)的。因此,一旦转手成为事实,也就等同于西方资本正式着手将美国战略平台的某些战略机能向欧洲战略平台进行转移。在这个问题上,人们不妨密切关注之。

邮政工服

恩平制作职业装

绘画工作服

工作服高级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