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躺在儿童床上的情侣[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6:03 阅读: 来源:吊秤厂家

1.慢递公司

门铃响了,一个小伙子拿着包裹出现在我面前。“送快递的啊。”我嘟囔着。小伙子纠正我:“我们是慢递公司。按照客户要求的时间把包裹延期送达。你这份包裹,就是客户两年前委托我们的。”

慢递?我大感好奇。如今所有的物流公司都讲究快捷,怎么会有慢递公司?“有快递就有慢递,这有什么奇怪的?”他匆匆离去,没有留意我的呼喊。我刚刚发现投递单上写的是2012年7月25日邮寄,指定在2014年7月24日送达。可现在客户才投递一天,他就把包裹送来了。如此看来,他依旧是个送快递的。

包裹的投递人是颜雨,曾经是我公司的程序员,刚刚不告而别。她究竟有什么秘密非要两年以后才能告诉我?我寻思着,看到女朋友黄雅茹凑过来:“这是什么呀?”我把手里的安全套塞入盒子,翻给她看:“我网购的夜光型。不如咱们来试试?”“讨厌。”她拍我一下,忙着穿戴整齐:“今天你一定要陪我逛街。”我泄了气,男人陪女人逛街,像受刑一样难受。可看她那么开心的样子,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我把光盘塞入她的包:“我可不敢把价值百万的系统软件单独留在家里。”黄雅茹盯着自己的包,笑着说:“好贵重噢。”

刚收拾好准备出门,黄雅茹又改变主意了:“我不想逛街了。陪我散步吧。”

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她的突发奇想,所以只能陪她来到公园。谁知刚走进大门,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突然从草丛蹿出来,抢走黄雅茹的手提包飞奔而去。我怒火攻心,上学的时候,我可是长跑冠军,这次一定追上去揍死丫的。可袖子却被黄雅茹紧紧拉住:“这些亡命之徒追不得,万一刺伤你怎么办?”

三拉两扯之间,抢匪早已跑的没影了。

“真倒霉!”我懊恼地想要撞墙,“光盘丢了,明天田尔公司的投标也泡汤了。”

黄雅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算是莫大的安慰:“那你还参加吗?”

我咬牙说:“当然参加了。因为我听过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只狼爱上了羊。为了爱情,狼背叛狼群要带着羊远走高飞。可是羊却始终不肯接受狼。所以狼只好……”

黄雅茹见我突然沉默,忍不住问:“后来呢?”我卖了个关子:“你会知道的。”

2.招标现场

田尔公司是知名的跨国企业。他们选择合作伙伴的方式也别具一格:不看资历和规模,只提供部分需求作为测试。任何能满足这些需求的软件公司,就可以与之签订合同。这次的销售系统的招标也不例外,田尔公司提前几个月就公布了测试需求。所以今天的投标者都是有备而来。

虽然我的公司规模最小,可我出现在会场的时候还是引起一阵瞩目。在去年的招标会上,我战胜了行业老大鸿业公司,一举夺标。所以,我算是一匹黑马。

鸿业公司老总杜恩龙走了过来,瞪着我:“你们去年为田尔公司开发的销售系统,出了岔子吧?小公司就是实力不够。”我悠悠地说:“好在我们有实力及时摆平,没有造成任何损失。你们能做得到吗?”

大船虽稳却不好掉头。这是鸿业公司最大的弱点。杜恩龙被戳中要害,有些生气:“上次算你走运。今天的标,你想都不要想了。”看见他扬长而去的背影,我的心一沉。光盘被抢,我的确没有底气和鸿业叫板。

按照顺序,鸿业公司第一个上台演示软件。我望着展示台上的屏幕,眼睛逐渐发直。那不就是我昨天失窃的软件吗?我看着黄雅茹,一股怒火从心底迸发:“你昨天突然拉着我出门,就是希望能让小偷到家里偷走光盘对不对?后来你没想到我会带走光盘,就临时改变主意拉我去公园,等着鸿业的人抢包。”

“光盘被抢走是个意外,跟我没关系。”黄雅茹矢口否认,可话未说完,她的注意力就被展示台上的软件吸引过去。鸿业的系统操作运行到关键时刻,屏幕里突然跳出一只大灰狼,它坏笑着说:“我爱上了一只羊。可是它怎么都不肯接受我,所以我只好披上羊皮。”

全场哗然。

黄雅茹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四分五裂。她不会想到,我会用这种方式告诉她故事的结局。随着场内一片嘘声,杜恩龙狠狠地瞪着黄雅茹,这种眼神就是她背叛我最好的证据,如今黄雅茹再也没有辩驳的理由。她木然地起身离场。她和我,完了。她和他,也完了。

杜恩龙私下问我:“我一贯谨慎。为了防止你在光盘上做手脚,我测试过这张光盘,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为什么在今天就出了岔子?”我笑了。狼和羊的故事能潜伏下来到现场爆发,是因为我利用田尔公司官网里面的一个小的失误。它就像是蜘蛛网中的节点,在整个系统中并不为人知。但只要外来的软件触发它,就会引起整个系统的瘫痪。

是颜雨告诉我它的存在。一年前,我为田尔公司开发的销售系统,刚刚运行一天就全线瘫痪。田尔公司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在他们营业之前还不维修好,我们负责赔偿所有损失。

想到田尔每小时的销售额有上百万,我突然有种窒息的感觉。我带领技术人员发了疯一样检查系统,就是找不到问题。眼看着营业时间越来越近,我走到22楼的窗台边。心想着如果这一关过不去,我不如跳下去来的痛快。

“我来试试吧。”一个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恬静得像一泓湖水。我答应了,在所有人绝望的时候,死马就当活马医吧。随着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人们逐渐聚集在她身后。我的心跳也逐渐加速,这个貌不惊人的女生果真找到了问题所在。短暂的修复之后,销售系统恢复了!

没有人喜极而泣,甚至连笑容都没有。大家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她是谁?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她只用了十分钟,就完成了我们十个男人用十个小时都做不到的事情?

“我叫颜雨,是来求职的。”她走到我面前,羞涩一笑。我的表情更僵硬了,像她这样的绝顶高手,怎么肯在我这种小公司屈就?我甚至没有勇气问原因,就忙不迭地答应了。我害怕她恢复理智后,考虑到薪资待遇、发展前景等实际问题,最后拔腿走人。这种天才,能多留一天是一天。我望着她,恬不知耻地想。

3.水火不容

颜雨工作状态堪称完美,唯一让我头痛的就是她和黄雅茹的关系势同水火。也许是黄雅茹能感觉到颜雨对我的特殊关怀,所以处处施压,逼我炒掉她。见我死活不答应,她又跑到颜雨面前,以老板娘的身份让她滚蛋。可颜雨也不是软柿子,当面跟她杠上了。两个女人在我办公室里面交战,一群人在外面默默地埋头工作,其中就包括我。

为了兼顾情感和事业,我不得不“和稀泥”。我很清楚,公司技术力量单薄,惟有颜雨才能应付田尔这样的大客户。而我更清楚,颜雨对我的心意。为了公司的发展,我哪敢果断拒绝她,只好继续装傻充愣。盼望有一天她幡然醒悟,放弃幻想,与我成为普通朋友,岂不是皆大欢喜?

不久,我们又接到新的招标通知,难度更高时间也更紧。我对颜雨说:“这个系统完成以后,我提升你当副总。”她摇头:“我不想当副总。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我当即答应。这个合同事关公司的百万利润,若是拿下来,我就能名正言顺地走进黄雅茹的家。想到这里,我更是欢欣鼓舞。

黄雅茹虽然自幼与我青梅竹马,可她在大学毕业之后曾被迫离开我。她的妈妈拿着大棒子把我拦在门外:“除非你有上千万的身价,否则不要踏进这道门一步。”我看着她身后哭泣的黄雅茹,当即决定下海从商。短短数年内,我的公司发展迅速。感谢上天眷顾,拿下田尔公司的项目的那天,黄雅茹终于回到我的身边。那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刻,因为对于我来说,成功并不是功成名就,而是和黄雅茹白头到老。

一个月以后,颜雨宣布田尔公司的测试系统完成。验收的时候,我压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女生可以把这么高难度的工作完成的如此完美!我激动的说:“你可以向我提任何条件。我绝不拒绝。”颜雨严肃地说:“你马上离开黄雅茹。”她把一大叠照片扔在桌面上,黄雅茹和杜恩龙用各种方式亲密无间。

我怔怔地望着这些证据,灵魂在那一刻石化了。我恍惚听见颜雨的声音:“我是鸿业公司去年重金聘请过来的高级程序员,和黄雅茹共事过几个月。她名义上是杜恩龙的女秘书,其实是情人。这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情。”

我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只顾喃喃自语:黄雅茹是清白的,不会傍大款,不会当情人,不会……颜雨又说:“她为了脚踏两只船,平常住在杜恩龙的别墅中,只有周末的时候才会回到宿舍与你见面。我在她对面宿舍,把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你为她收拾屋子,做饭,对她呵护备至。其实,黄雅茹压根就不配你对她那么好。”

我愤怒了,像野兽般一跃而起掐住颜雨的脖子:“你以为用几张PS的照片就能糊弄过我吗?不可能!黄雅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她。”

颜雨拼死挣扎开来,瘫软在墙角大声咳嗽着。她惨然一笑:“你有没有想过,她明明已经与你分手,为什么会在你成为田尔公司的合作商后突然折回?显然是杜恩龙授命她来接近你窃取软件的!”

我一把推开她夺门而出,到天黑才冷静下来。颜雨是公司的功臣,我刚才的态度太粗暴了。我必须向她道歉。为了表明诚意,我还说服黄雅茹陪我一起找颜雨,并希望她们能借这个机会化干戈为玉帛。可是颜雨消失了,带走了所有的个人物品,只留下一张被设置密码的系统光盘。

我一直被认为是电脑精英,破解密码是我的专长。可还有一句话叫山外有山。我道行再高,遇到了颜雨设置的密码都只能抓狂不已。夜色渐深,黄雅茹熬不住困沉沉睡去,我还在满头大汗地解码。到天亮的时候,我终于拍着黄雅茹的肩膀:“我解开密码了。”

那应该是我二十多年来,对黄雅茹撒的第一句谎。因为我迫切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颜雨的错,我的对,黄雅茹的清白。所以那一夜,我压根就没有解码,而是伪造了一张有大灰狼的假光盘。

4.时光倒流

投标会场中,各家公司持续演示系统。田尔的代表提醒我:“你准备好了吗?”“我也不确定。”我苦笑着回答,一面打开慢递包裹,里面躺着一句话:我给你写的每个字都可以称为情书。

显然它就是颜雨设置的密码。可我万万没想到,颜雨的光盘里面也同样潜伏着一段动画:

在幼儿园的教室里面,摆着几十张儿童床。小朋友们都在睡午觉。一个小男孩睡不着,调皮地挠隔壁女孩的脚心。女孩大哭起来,老师赶来批评男孩:“傅文希,你为什么要挠颜雨的脚?快点跟她道歉。”男孩倔强地一仰脖子:“我讨厌女孩子,就要挠她们的脚!”

看到这里,我潸然泪下。二十多年前,我和黄雅茹在幼儿园发生的情景,却在这里被偷换了女主角。动画结束,屏幕上跳出对话框:你爱我吗?

我的手抖得厉害,鼠标在“是”和“否”之间捉摸不定。我知道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一旦错了,后面的软件就会自动销毁。就像是颜雨对我的爱情,只有一次。

我更加知道,颜雨一定希望我选择“是”。只有这个答案,才能指引价值百万的软件。可那不是我真心的选择。遭遇这场浩劫,我刚刚看清楚黄雅茹的真面目,心里正乱成一团,根本无法接受任何女人。所以,我的鼠标点击了“否”。

屏幕果然黑了下来,我知道一切结束了,准备起身离去。冷不防几秒钟后屏幕上出现碧海蓝天和跳动的字体:傅文希,我欣赏你对自己的忠诚。作为礼物,这份软件送给你。而我,也必须忠于自己,去纽约深造。我想,在2014年7月,你看到这张光盘的时候,我们已经各自开始新生活了吧?

2014年?我突然有种时光倒流的庆幸。强烈的冲动在心中激荡,我要拉起颜雨的手并肩躺在幼儿园的儿童床上。12小时以后,我登上飞往纽约的班机。因为在一切结束之前,我们的爱情来得及从“慢递”的包裹中重新开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