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星月泪痕那段家教引发的感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5:02 阅读: 来源:吊秤厂家

当床前流泻一地的浓浓月色告慰着夜的恬淡与温婉,我的心却还在虚无的梦境里徘徊又挣扎,往事如流水悠悠远去,回忆却不时要侵袭我已归平静的生活,让结痂的伤口一次次在心伤、心碎中撕裂。不知道这重复几十次甚至上百次的梦境是潜意识中拂不去的牵挂,还是根深蒂固的秋日情结,注定要让我此生支离破碎。然而,残留脸颊的泪痕是真实的。

披衣起身,夜的凄清夹着心的冷涩侵入肌肤,让人不寒而栗。沐浴在月光下,皎洁的月色围护着弱不禁风的我,虽然还是落寞无依,却也有一种被呵护、受宠爱的温暖。抬头仰望窗外,见一轮满月正高悬中天,那么清灵、飘逸,不染一丝红尘的喧嚣、浮华,一如梦中的纯净:风起的梧桐树荫里,淡淡的月色透过树叶的缝隙斑斑驳驳地披洒下来,为他涂抹了一层圣洁的光泽,使他飘然离去的背影有着一种不真切感……这一幕定格在我记忆的深井里,在午夜寂寥的太息声中是那般蚀人心怀,我的泪一滴滴纷落,在月色中透着晶莹与清泠。

按亮台灯,映入眼帘的是水晶花瓶中昨日那朵怒放的红玫瑰,可凝神细看,尽管只隔了几个小时,娇艳的花朵已红颜枯瘦,有两片花瓣飘落在案头的素笺上,像两滴硕大的眼泪在午夜黯然神伤,我的心头为之一恸。昨天是他离去整整五周年的日子,那朵玫瑰是对往事的追忆与缅怀,却是花容易逝、美丽难存,就像我们之间那段真挚纯洁而难以释怀的情谊。

五年前那个春雨绵绵的午后,我们通过朋友介绍相约在西湖边的一家咖啡店里,那时他刚离别故国亲人到国内公司工作不久,尽管大学里他学的专业是中文,但毕竟没有一个很好的语言环境,所以被总公司派到大陆工作,对他来说最大的障碍是语言,赋闲的我成了他的辅导老师。

也许是刚到另一个国度,生活习惯和工作环境的改变,使他内心承受着较大的精神压力,刚开始给他辅导的时候,见他总是倦容满面、心不在焉,有一次竟然在我面前睡着了。面对他的无礼,我愠怒地叫醒他并声明不再给他辅导了。睡意朦胧的他终于明白我的意图后,再三致歉说自己实在是太疲倦了,还用生涩的汉语跟我解释他承受着工作和心理的双重压力,而只有与我每周三次的辅导,才是他身心彻底放松的时光,也才让他感到生活的充实与美好。因为他觉得我是一个单纯、诚恳的好姑娘,是他唯一可以信赖的良师益友,所以在我面前他不用武装。面对他的真诚与信任,我终不忍心拒绝他的歉意。

辅导依旧进行着,毕竟是有基础的,再加上努力与专心致志,他的口语表达能力提高很快,我们也不再拘泥于辅导书籍,而以交谈为主,涉及到生活、工作多方面。他说自己大学时代很喜欢中国的唐诗宋词,能背不少名篇,还当场背诵了苏东坡描写西湖的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他说正是这首诗使他知道了杭州西湖那端庄、灵秀、飘逸、脱俗的美,成了他大学时代心向往之的一个远方。从他那充满孩子气的生动叙述中让我感受到了他活泼可爱、乐观进取的人生态度,一种积极向上、果断沉着的精神气质,这使我对他改观。他还说要不是迫于家庭压力,他是不会愿意走从商这条路的,说到这里他的脸色暗淡了下来,也许是忆起了当年抉择的无奈,也许是梦想难成真的缺憾主宰了他,也才明了家族传统势力给他造成的精神压力是远胜过我们的,我不由得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外刚内柔的异域人。

转眼春已逝,他对我的信任与依赖随着气温的上升也与日俱增,没有辅导的日子里他总会打电话与我长聊。有一天,当辅导结束时他半真半假对我说:“我喜欢你,我爱你。”那带着异域腔调的口吻让我啼笑皆非。我说很感谢他,只是这两句话不能乱用,你可以说“我喜欢你”,因为我是你的辅导老师,也因为你信任我,但不能说“我爱你”,那是对亲密女友说的。他带点捉挟地笑了。

这期间他因工作需要有一星期之久我们没有见面也没有联系,当再次相见时,他深情如许地看着我说:“‘度日如年’的成语我现在知道了,我每天都在想你。”好让我一阵恍惚。我知道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而没有结果的花就不要让她萌芽。我理智地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可以另外介绍人给你辅导。面对我的执拗,他终于退让了,说只要我仍肯辅导他,就什么都听我的。面对他的承诺和他的惶惑,我还是不忍心拒绝他。

奔放热烈的夏天在与他的相聚相对中悄悄抽身,虽然他遵守诺言不再说让我难堪的话,但我常常会在他的深情凝视中心悸,我没有深究蛀夏的自己怎么会精神焕发,也没有想过一季的美丽心情是他带来的,只知道我们是两条无法交汇的平行线,没有结果的事还是不要让它发生。所以,面对他我是坦然的。

转眼间到了中秋,在他们国家中秋节跟圣诞节、春节一样隆重。那天,他请我吃西餐,席间还为我点了钢琴曲《致爱丽斯》,当那流畅、舒缓的旋律回荡在优美典雅的西餐厅里时,我感觉到埋藏在心深处的丝丝柔情被拨动了,心中饱涨着愉悦与欢欣之情,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平,我起身去了洗手间,望着镜子中容光焕发的自己,我默默地说这一切不是真的,是环境和气氛烘托出来的,所有的一切会随着他的离去而结束,不着痕迹!我真的以为在那样富有情调的环境里,面对着潇洒温文而情深款款的他,这是每一个女孩子本能的反应,这一切终会成为过眼云烟。饭后他请我陪他去西湖边走走,他说很难得有这么自由、悠闲而甜蜜的时光,我不想扫他的兴。

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同游,漫步在白堤上,灯光映照下的西湖更有一种朦胧、虚幻的美,我的心头突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们的友谊也会像夜色中的海市蜃楼般虚无缥缈、转瞬即逝!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当我们荡舟在平湖秋月,月亮总算或隐或现在幽暗的天幕上,虽然勉强却也播洒了一点希望给人间。我抬头仰望挣扎在云层中的满月,心也似蒙上了一层阴云。他却说不管今后他在哪里,都会永远记得今夜,记得这一轮中秋圆月和陪他荡舟的异国女孩,是她的出现使他度过了人生中最煎熬的日子,他将永远感激她,铭记于心。那是一个浪漫温馨的夜晚,也是一个无奈无助的夜晚,我的轻叹和风一起放飞。

中秋过后不久,总公司突然召他回去,并派人来接替他的工作。当他意态懒散地告诉我这一切的时候,我发现从不抽烟的他面前积了一堆烟蒂。我故作轻松地说,你总是要回去的,记得你刚来的时候不是常常说想家、想回去,现在正好如愿了。听了我的话后他黯然神伤地说,你还是不了解我的心意,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我真的不舍得离你而去。那天晚上他执意要送我回家,走在树影斑驳的林荫小道上,夜的静谧更衬出心的沉重,不知是哪个窗口飘出邓丽君的歌声: “这小路静悄悄,听得见心儿跳,我和你在一起,这还是头一遭,天上的云到处地飘,飘到哪里不知道,你不要像那天上的云,飘呀飘呀飘得不见了……”那婉转、凄美的旋律在时情时景的陪衬下是如此催人泪下,而他总要像天上的云般飘得无影无踪,初秋和煦的风吻干我纷落的泪珠。沉浸在离愁别绪中的他没有感觉到我的失态,当我扬起粉饰的笑脸祝福他一路平安时,他说他一定会再回来找我,我望着满天星辉强颜欢笑说,好啊,我会在这里等着你。

阵阵秋风吹起满地落叶,在午夜昏黄的街灯光里,我目送他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他不时的回头,回看风中萧索的我,我轻轻地挥手,遥想何年何月谁能为我轻扬幸福的黄丝带?!不曾料想这竟成为我们的永诀。

在他即将离去的日子里,我去了外地,本打算赶来为他送行,却因临时有事而耽搁了,当电话接通的刹那,一个陌生的声音告诉我他已回国,只感觉到一颗心往下沉、往下沉,沉入万劫不复之地,欲哭无泪的我第一次才明白生离死别的滋味。踯躅在秋意日渐的风中,我像一叶无依的飘萍,才知道没有灵魂的飘泊是那样空灵,我的落寞、忧伤在枯叶纷飞中演绎凄美,谁说“昨夜西风过园林,吹落黄花遍地金”,我眼中只有满地别情,冷风中枯瘦。

那个秋季有太多的雨水汹涌,冷雨敲窗中我常常独自坐守西窗下,拥紧自己日渐单薄的身躯,对着苍凉的远天,思绪滑入一片不可知中。我不知道疗伤的日子要多么久,只知道所有的生气与活力已为热情如火的夏日所停驻,才知道理智修饰的坚强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多想对流星许个心愿,告诉自己我爱你。”而我已经没有机会。

那天,是院子里邻家女孩雀跃的叫喊声唤醒了我的心智:“下雪了,好大的雪花,快来看啊!”我打开了紧闭的玻璃窗,只见窗外一朵朵硕大的雪花在空中飘飞、轻舞,闲适而随意,清灵又优雅,像一个个白色的小精灵向人间遍洒“瑞雪兆丰年”的美好祝愿,我冬眠的心开始融化在这一片圣洁、安祥的氛围里。

邮递员的敲门声带来新的希冀,捧着沉甸甸的桔黄色邮包,那遥远而又熟悉的国度里送来的蓝色期盼,曾是我艰涩日子里唯一的等待,那一刻我颤抖的双手却没有勇气去拆封这迟来的慰藉。窗外的白雪还在缠绵地静静飘逸,我用冰冷的手温暖着怀中的誓言,如果他没有遗忘,他的祝福应该会踏雪而至。

黄昏时分,雪花在经过几个小时的袅娜之后,终于收起她轻盈的脚步遁逸而去,银装素裹的世界显得贞洁与安宁,我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揭开包裹的封口,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套包装精美的化妆品,记得他说过现代社会污染太厉害,你要好好地化妆,把娇嫩的皮肤保护起来。在化妆品的下面,有两张折叠着的信笺,我随手打开一张,上面是他工整的笔迹:

Jully:一直没联系到您,有没有想起我,工作繁忙,但我想念您灿烂的笑容,想听到您的声音,我会记住说的话,一定要去看您。现在,我的公司离家80公里,每天上班要花两小时,这里开始下雪了,上班不方便,但想到您,我很高兴。

这一页没有写完,空了一半,我诧异地翻看另一张,却看到了根本不能设想的事实:他因雪天路滑,开车不慎遭遇车祸而离开人世,这是从他身上找到的,为了让他的灵魂得到安息,我们将他的最后遗愿寄赠给你。

信笺从我的手中飘然滑落,我怔忡地凝望着窗外幽黑的天幕,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他熟悉的笑脸在半空中浮现,手中舞动着一条黄丝带,正如我所期待那般温馨。而此生我竟要独自走完他留下的缺憾,生命真是如此脆弱!一刹那只感觉愁肠寸断,我的泪汹涌而下……

五年时光就这么悄然划落,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一切会淡忘而埋葬,然而他翩翩的身影早烙印在记忆深处,成为今生最真最纯的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