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四年干旱云南烟草业面临大烤番杏属

发布时间:2020-10-18 20:31:13 阅读: 来源:吊秤厂家

四年干旱:云南烟草业面临大烤

雁塔村距离云南省中部安宁市市区仅有20分钟的车程。沿途的梨树已经结上了青涩的果实,零星可见的小麦因为干旱,个头矮小,麦穗也不饱满。虽然到了成熟期,但田间罕见农人来收割。

5月正是种植烟草的季节。在麦田不远处的烟草地中,撂着几个水桶,村民张荣昌和老伴正从桶里舀水浇灌刚刚种植的烟草苗。

这几天正是烟草公司要求他们完成种植的日子,张荣昌叹息他晚种了几天,没有赶上一周前的大雨。

几天前,云南一场久违的大雨让百姓欢喜异常。

云南连续四年干旱,烟农收入降低,烟厂烟叶收购价的提高远不能弥补上升的人力成本,但业内人士表示,因为烟草主要生长在雨季,烟草公司又投入大量的资金抗旱,干旱对于烟厂的生产影响不会很大。

高额抽水费用

由于缺少雨水积蓄,雁塔村唯一的水库已经干枯快4年了,村民饮用的自来水是来自镇上的水库。最近的河流距离该村有1公里左右,由于取水不便,村民都不太愿意种植烟草了。

雁塔村村长马绍荣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该村现有439户人家,种植烟草也有20多年的历史了,以前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种,但是今年种植烟草的只有六七十户,种植总面积140亩。

但是,这个数字已经比前几年多了。去年,村里集资购买了一台抽水机。抽水机把河水抽到烟草地后山上的一个沟渠中,开闸之后,河水便能落到烟草地周围的小沟渠中,村民再挑水逐棵浇灌。

马绍荣说,这次降雨除了免除了部分烟农的体力之苦,也节省了高额的抽水费用。“一天24小时,抽到的水只够灌溉5亩地,要想把全村的烟草地都浇到,需要20多天。而一天的抽水费用就高达500元了。”

雁塔村主要种植的是烤烟。烤烟是烟草的一种,植株高大。雁塔村烟农一年种植一茬,5月份种植,7月份烟叶进入成熟期,分次采收烘烤,直至10月份。

马绍荣说,在烤烟的生长期,如果不降雨,需要抽水两次,分别在5月份种植期和7月份开始进入成熟的阶段。“每户也就种个三五亩左右,一年光抽水就得花去1000元了,烟农的利润少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除了这两次大力度的灌溉,烟农每隔十天半月也需要浇灌烤烟。

就算是抽水浇灌费钱费力,村民选择种植烟草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不愁销路。当地烟厂统一免费提供烟草苗,烟叶成熟村民烤完之后,再按照不同的等级以统一价收购。

逐步退出烟草种植

张荣昌家共四口人,3亩多田地,除了一点零星的土地种了苞谷和自家吃的蔬菜,其他的全用来种植烟草了。“3亩地一年能产100多斤烟叶,每斤烟叶的收购价根据等级10元到30元不等。”

但这两年叶子长得不好,张昌荣家的烟叶以低收购价卖出的居多。

张荣昌介绍,雨水充足的年份,长出来的烟叶厚,单片比大白菜还大,含糖量较高,烟碱含量中等,口感好;但是长期缺水的话,叶子长得小,病虫多,即便打农药,也不能完全清除,并且会长出各种斑点,烤后叶子呈褐色,烟油也少。

烟草的病虫通常让张荣昌种植完一年烟草之后,次年换种苞谷,第三年再种烟草,以避免相同的病虫在次年继续影响烟草。

烟叶行业是云南首要支柱性行业,红塔集团和红云红河集团是当地两大烟草集团。

由于干旱和收入的减少,很多农民逐渐退出种植烟草的行业。马绍荣说,在红塔集团的烟草种植基地玉溪,许多村民转而种植经济作物,如蔬菜和花卉等。

在昆明读书的普群莎很庆幸自己家乡的发展模式转变了。她老家在云南红河州的一个乡村,家中有2亩良田,后山自个开采了3亩。十几年前,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种烟草。由于后山上种不出来烟草,她家两亩良田全部用来种植烟草。“山上坡太陡,取水极其不便,最多能种点能耐旱的苞谷等,下两次雨就能存活。”

即便是在良田种植,干旱也会降低烟叶的质量,跟着降低的便是村民的收入。

业内人士并不担心干旱会影响烟草生产的数量。云南省烟草公司烟叶处杜处长称,因为烟厂每年投入大量的资金抗旱,连年干旱对烟草的产量并无多大的影响。“去年我们投入了7个亿,今年投资了10个亿。”

杜处长介绍道,这些资金主要用于山区,因为盆地的村民多数不种烟草,转而种蔬菜和水果等高价值作物。

在普群莎的家乡,五六年前,她的父老乡亲便开始停种烟草,转而种植石榴之类的水果和辣椒西红柿之类的蔬菜。

当地政府前些年拨款在后山修了3个大水库,村民却不愿再种植烟草了。

去年,普群莎的父母在后山上种了2亩的西红柿,产量2吨左右,售价2元多一斤,刨去一亩不到1000元的成本,相比以前收入还是可观的。

干旱影响烟农利益

马绍荣也想带领村民转种经济作物,但是发愁技术和销路。当地政府四五年前引进了一种叫“红梨”的品种,但在教会村民种植技术和管理之后,并没有负责打通销路。收购价格去年低到七八毛钱一公斤。气愤之余,许多村民任由梨子掉落下来,烂在地里。

在雁塔村,为了补充收入,大多数村民跟张荣昌一样,从鸡场购进一批鸡苗,养个三四千只鸡,鸡长成后再统一由鸡场收购,平均每只鸡村民能赚个2元钱。

“虽然种植烟草利润低,但是田地在那荒着,不种烟草种什么呢?”马绍荣叹息。因为梨子赚钱无望,村委才决定去年购置抽水机,重新鼓励村民种植烟草。

杜处长说,虽然很多村民不再种植烟草,但在交通不便的地方,种植烟草还是大有人在的。

云南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段昌群说,烟草主要生长在雨季中,一般是从5月份到11月,而云南干旱主要是指冬春两季不下雨,并不影响到烟草的种植。所以云南雨季降水虽少,但基本能满足烟草种植灌溉的需要,对烟厂而言产量影响并不很大。

杜处长称,虽然人力成本上升,但收购价也每年都在提升。虽然各个省份同一品种同一等级收购价不一样,但去年收购价全国统一提高了20%,今年提了10%。

但是收购价的上涨似乎并不能弥补烟农人力成本的增加。

雁塔村隔壁的村子礼义村村长普伟说,干旱影响的是烟农的利益,而非烟厂的。

他举例说,一公斤甲级烟叶可以生产40条甲级卷烟,而一条甲级卷烟能卖200到500多元。“一包售价40元的玉溪烟,烟丝加上烟叶打成浆制成的烟纸,加上其他的成本不过10元,零售商拿到手里38元,赚个2元的利润。这中间的利润都被烟厂赚走了。”他说,这包40元的玉溪烟的价格已经五六年没变了。

红云红河集团昆明卷烟厂是被当地人羡慕的单位。该厂一名职工称,车间的普通工人月薪都能拿上4000左右,奖金非常丰厚,一年在七八万左右。

北京治髌骨软化哪家好

北京看眼科好的医院的排名

上海新科脑康医院地址

长春治早泄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